本页主题: 陈建兵2018年7月读书报告(其实我一直都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陈建兵
级别: dsgsdag


精华: 0
发帖: 20
威望: 20 点
金钱: 20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7-10-09
最后登录:2018-11-09

 陈建兵2018年7月读书报告(其实我一直都在)

  读 书 报 告
——2018年7月
一、    曼海姆,2002年,《保守主义》,南京:译林出版社.
二、    舍勒,2000年,《知识社会学问题》,北京:华夏出版社.
三、    帕累托,2003年,《精英的兴衰》,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四、    帕累托,2001年,《普通社会学纲要》,北京:三联书店.
五、    刘亮程,2017年,《一个人的村庄》,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1、《保守主义》 是曼海姆提交的教授资格论文,他主要是以法国大革命之后德国思想中影响较为深远的保守主义分析。在曼海姆看来保守主义是一种客观的历史嵌入的动态变化的结构复合体,总是某一特定时期的社会历史现实的总的心理——精神结构复合体的一部分。保守主义不同于传统主义,后者更多的是反应性行为,并没有明确有迹可寻的历史,是一种在每个人都多少存在的形式的心理属性,有点倾向于文化传统一类的概念;而保守主义则是与一种客观存在的结构性环境相一致行动,倾向于环境因素,相对来说是可以从历史上把握其连续性,在一定社会状态之下,并与社会生活有直接联系中发展。政治上的保守主义是一种与孤立的个体的“主观性”相对立的客观精神结构复合体,也即是说这是群体阶级之间相互影响权衡而基于达成某种目的的结合,而自由主义是相对冒险,倾向无政府主义边界,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是对立与互补的关系。各类不同的政治理念的内驱力正是隐藏于其后面的不同阶级,他们不仅是不同世界设计的承载者,同时也是过去不同历史阶段的代表。
2、《知识社会学问题》 曼海姆和舍勒都是知识社会学的先驱,但是二者关注的重点是有较大的不同。前者更多是知识和存在之间的关系,舍勒是现象学社会哲学大家,重在关注世界价值秩序、社会精神特质,以及群体精神。他追溯知识从社会最高层向下扩散所经历的各种法则和节律以及发现知识本身是如何在各社会群体和社会层次之间及时分布以及社会调控社会知识分布过程。二者对于知识的关注都是基于一战后欧洲社会的价值体系崩塌以及知识体系重整时代,也是对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对于现代危机的回应。就全书的论述主题很大程度上是从孔德的三段论开始:神学阶段——宗教社会学、形而上学社会学、实证科学社会学。同马克斯·韦伯一样,舍勒也认为东西方文化之间宗教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西方知识形成过程中,最重要的独特之处是启示宗教的力量以及之后的精密科学和技术力量,几乎总是在他们共同针对某种自发的形而上学精神中赢得胜利;而亚洲的文化中都是圣贤和某种形而上学取得了对宗教的胜利,也取得了对科学的胜利,简单来说就是西方社会注重实际,而亚洲社会却过分关注玄乎的领域。“内驱力”是舍勒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他认为内驱力不断日益强化和迈进并且在这个世界中能够找到那些相关最适合实现其旨趣的对象。每个之间的内驱力不尽相同,下层阶级倾向于反思生成过程,上层阶级则倾向于反思存在。在历史的任何一个节点上,都存在相对稳定的事务,也存在新近不断生成,上层是将新近不段生成的东西从已经生成东西推导出来,下层是将已经生成的东西从正在生成的东西中推导出来,这一点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理论中可以窥得一二,资本主义处于统治的优势地位时将社会主义看成是另类并从其产生,而社会主义则将已经处于社会统治地位的资本主义说社会主义将取而代之。从国家规模和地缘上看待知识和科学技术文化的发展,舍勒也是给人较大的启发,为何北欧和西欧小国如荷兰、丹麦、西班牙等文化丰富,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不需要大国一样具备强有力的技术刺激丰富的物质条件以及财富,实证科学在他们体系中发展较少,但是他们在形而上学意识形态和哲学意识上从成比例的角度上看却强烈多。
3、《精英的兴衰》和《普通社会学纲要》 可以看出帕累托经济学家的深厚功底,特别是后者的论述上很多的经济学思维的运用,比较难懂。两本书中其实有重合和补充的部分,前者是精悍短小,总结起来是对暂时掌权但是又不断处于松懈的资产阶级的警醒,对于资产阶级当中流露的感伤主义者和道德鼓吹者的一种批判,这是他看到社会主义运动中新兴崛起的精英阶级的观察从而维护资本主义阶级统治,正如作者自己指出的那样,捍卫某种现实制度也能以批判方式而不是一味一棒子打死抨击秩序及时偏爱对立另一种秩序。所谓历史是统治者贵族的坟墓,帕累托的经营循环理论是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批驳,带有历史是少部分精英统治者的历史意味,认为人类是某些精英不断更替的历史,某些人上升了某一些人则衰落了。在历史的交替阶段总是惊人的相似,某个王朝的后期一般都是精英阶层腐败以及管理上的问题,那实际上最为本质的是缺乏精英上升下降的通道,而在历史的开创期则政治清明,可以实现精英的正常流通,自然也不会游离出不掌权的精英分子对于政权的威胁。这一点对于当下的中国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启示,常说的“寒门再难出贵子”下高校教育的改革等就是在不断打破阶层之间固化的矛盾,也是为社会底层留下更多上升的希冀空间。作为有经济学背景的社会学家,自然也少不了对于马克思剩余价值论的批判,帕累托直指马克思的社会学伦理十分精彩,但是用剩余价值对伦理学上补充道德思考是不恰当的,用阶级斗争概念补充经济学概念进而认识具体现象则是又一次偏离。鉴于我们对社会事物的认知常常夹杂人的主观潜在情感而难以达到客观公正的效果,“剩余物”和“派生物”是帕累托借助其认识事物的一组概念,前者是本质的现象,后者是偶发的在人的大脑中常被过度曲解的一种。他通过对二者分类和组合的解释并结合图分析,个人理解上是有点物质意识的某种关系,但是也不能对应,当然有点复杂。
珞山
Posted: 2018-10-30 10:27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三农中国论坛 » 中心研究生读书报告

Guest cache page, Update at 2018-11-15 00:17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