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别山的人文地理

    大别山地处华中地区,西面是长江中游平原,是古代楚国核心区域,东部是长江下游平原,是古代的吴国和越国,北部是中国的中原腹地,南部是中国的母亲河长江。大别山独特的区位和地理气候使得当地孕育除了独特的人文景观,大别山的地理格局也使得它与众不同。

     

    大别山作为紧邻富庶平原的较大山区,使得这里成为重要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山区没有平原富庶,也没有平原容易被侵入和管辖,因此山区很难被控制。公园前3世纪秦国开始讨伐大楚,秦国进攻中原的两大阻碍是赵国和楚国,楚国面积巨大,更为重要的原因是楚国人很难被征服。楚国有大别山的铜矿——今天的大冶,战国时期楚国的青铜器制造工艺和能力都是战国中最强的。在楚国灭亡后的今天,我们依然能在大别山区寻找到部分的古代楚语。这说明大别山区有着保留古文化的作用,平原地区的统治力量难以完全的侵入山区,在遇到战乱时部分人总是可以从富庶的平原向山区迁移。

     

    关于大别山的战争数不胜数:蒙古灭南宋时,有郭氏在这里抵抗,最早建立了天堂寨。元末的起义战争中,徐守辉在这里起义,又沿用了以前起义的老寨子。明朝末年,李自成被入关的清军打得跑时,最后是来到了大别山顽抗。解放军的对国民党的战略反攻是从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开始。在战争中山区的最大作用就是给劣势的一方提供安全的屏障,因此在这里军队有两种:一种是像楚国、李自成这样的衰退力量,进行最后的抵抗;一种是像徐守辉和我党这样的开始萌芽成长的起义力量。作为一个天然的保存场所,大别山很好地保留了很多古文化。

    山区里的人和平原上的人相比有很大的性格差异。华北人官本位意识浓厚,为人圆滑,很会为人处事,而山西陕西人比较耿直憨厚;成都平原的人温和随性,而重庆人则脾气火爆,性格爽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其实只是江汉平原地区人的特征,湖北西部巴山地区的人性格更接近重庆人,重感情,性格火爆。鄂东山区的人也是性格比较耿直的(相对于江汉平原)。山区一直都是一个国家力量和市场力量很难深入的地方,因此地方文化相对封闭,人们大多不用依附于外界力量,而多靠自己与自然的搏击去生存,因此形成了人们耿直刚硬的性格,不会趋炎附势。那些生活于文明世界中的边缘人,比如佛教、道教或者被贬的官员多生活于山区。大别山是距离江汉平原、长江下游平原和黄淮平原文明世界最近的大山,因此这里充分地吸收了各个地区的边缘人员进入。秦国吞并天下时,作为边缘人的楚人就躲到大别山中。因此,区位原因使得大别山孕育了多种的文化,使得在世道不明、战争动荡时有很多不愿生活于世俗的高人到深山中修道。因此,才孕育了大别山这么昌盛和多彩的文化类型。

    与此相伴的是,绿林好汉,还有那些头上有反骨不甘心做亡国奴的人们也到山林中坚守。作为紧邻文明世界的大山,这里不仅可以产生很多文化,还可以产生很多的将军和好汉。巴山地区只有将军而缺少文化名人,而紧邻文明世界的大山,如秦岭、大别山、太行山、泰山保留了很多文化遗迹。山区也是一个保留文化火种的地方,各方人士在这里潜伏躲避,同时也就保留了很多文化。

    彪悍不服管的黄冈人:华北平原是最顺从权力的地方,因为这里平原广阔,又没有大河湖泊阻隔,因此很容易被外来力量征服。华北在千百年来被外来征服和统治中,已经养成了尊重权力的习惯。发展出了一整套顺从权力的礼仪规范,华北官场最讲礼仪,礼仪繁琐,并且人们都小心翼翼的去维护。而大别山区,外来力量很难进入,这给这里人的反抗精神留存空间,使得反抗的外来权威力量的文化不至于被打趴下。同时这里作为三省交界地带,历来是权力的最薄弱之处。这里人对外来权力的感受和体会不明显,脱离权力管制的人可以在江西、安徽、湖北和河南地区来回迁徙,逃脱权力的管束。来到这里的文化名人,如苏东坡等也大多是权力体制中的边缘人。体制边缘的士大夫、中华文明的边缘文化佛教和道教在这里获得发展,这也孕育里黄冈人不服管的性格。因此在主流秩序和权力式微时,比如近代以来,当地不服管的反抗精神就更加活跃,产生了几百个革命将军。

    进一步思考站在大别山区思考平原我们会发现,华北平盛产伪军。抗战八年的大多数伪军都来至华北地区,华北社会是一个依附性社会,和平昌盛知识依附于国家,当宋朝的金元,明末的清军,近代的日本侵入时,华北平原地区又会很快导向侵略者。因为华北平原无险可守,长期轻易的被官僚和外来统治者管制,已经使得华北文化丧失了独立性。新中国成立后,不再根据科举来任命官员,华北地区适合当官的文化特质使得现在中国的官员大多出自华北。而大别山区的人像一个执拗的野蛮人,但是这里又盛产斯文,是明清以来出产进士最多的地方之一,是禅宗的重要文化圣地,也是道教兴盛之地。着说明了大别山人,不服武力只服恩德。这种特点似乎和楚人很相似,周天子和中原诸侯一直看不起来自南方蛮夷之地的楚国,而楚国不断的通过武力是自己壮大。楚国历代君主不断的想进击中原,让天下人承认楚国的地位,最后楚庄王向周天子问鼎,周丞相回答的大意是“不在于鼎的重量,而在于天下人心的重量”。武功卓著的楚庄王顿时受到打击和醒悟,从此开始大力引进中原礼仪文化。后逐渐被天下人承认为华夏诸侯区别于强秦。大别山人和楚国人都有一种不服打,只服礼仪恩德的骨气。

     

    大别山区的这些人文地理特点也使得这里方言众多。东南的武穴、蕲春、黄梅受到江西影响较深,方言接近赣方言。同时在社会结构上也多受江西宗族文化的影响,外加山区的地形和方言的保护作用,这里形成了湖北仅有的宗族文化兴盛的地区。也是中国南方宗族文化的最北延伸。同时这一地带的人大多从江西和更东边的徽州移民,因此当地有很多徽州的马头墙建筑。大别山东部安徽境内大多属于江淮官话。这个地方的方言众多而复杂,保留了很多的古音。

    2015年在蕲春调研时了解到,当地有地方神“老爹”。这是一个民国时期的人物,因为他的一些传奇的行为而被当地人认为是神,后来在文革期间被干部处决。改革开放后大家又开始祭拜“老爹”。北方地区和中部官话地区大多没有地方神灵,地方社会不具有造神的能力。因此北方和中部的神灵大多是土地、关公、张飞、龙王正统神灵,这些神灵受国家封赐,这些地区人的文化和内心世界受到国家影响很大。而南方方言地区大多都有地方神灵,当地人可以把石头、山河、人物经过传颂塑造成神灵,为一个地方的人所膜拜。这些地方一般地方社会发育健全,国家机器难以深入,地方自治能力强,同时人们比较团结,集体氛围强,也没有形成中部地区受市场影响的个体主义的社会。因此他们可以通过一个相对封闭的文化环境去集体地区塑造自己的共同文化,塑造出当地特有的神灵。地方的土大王也很需要地方性的神灵给予自己支持。换句话说,中国最北边的地方性文化也许就在大别山区和徽州山区。

  • 责任编辑:whl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