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hb.ifeng.com/a/20160601/4608059_0.shtml

    社会转型时期,面对人群结构复杂、流动性大,小业态繁华,管理交叉点多的街头执法难题,如何破解?近日,由武汉市城管委主办,人民网湖北频道、凤凰网湖北频道、新浪湖北及长江网承办的《城管聊天室》走进洪山区,看看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吕德文,洪山区城管委主任赵扬,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魏程琳博士,洪山区城管执法队员桂文静如何破解街头执法难题。

    拥有“卓刀泉商圈”的洪山区,拥有37多高校,这个没有大商场的“商圈”是武汉市流动人口、服务业、小业态最繁华的区域。大量的学生和流动人口决定了洪山区的消费特点特别适合小商贩,街头执法难度凸显,矛盾集中。

    街头执法如履薄冰柔性执法得到更多善意回应

    吕德文教授认为,与室内执法管理相比,街头执法的开放性以及多种外力的干扰导致其可控性更低,执法者与商户原本平等的关系在执法的弱势环境下,显得地位不对称,执法力量不协调。赵扬主任说,促进执法能力的提升,一方面需要依法依规,另一方面则需要文明执法,这个过程需要商户的积极配合。桂文静作为一线城管队员,在长期的街头执法工作中常常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的人群,稍有不当,就会被曝光放大,“街头执法如履薄冰,压力很大。”桂文静说。

    对于执法人员社会公共形象的树立,近年来武汉市也做了不少探索,比如柔性执法、鲜花执法、微笑执法等。对此,吕德文教授认为,这种探索实际上是群众路线的演化。柔性执法在群众中也慢慢褪去了“作秀”的舆论色彩,桂文静在执法中也觉得对于柔性执法,外界舆论从一边倒的谴责逐渐转变为谅解。为了规范小商贩,引入更多的夜市,帮助残疾商贩协调物业费等,都让城管执法队员的工作得到了更多群众的点赞,柔性执法得到了更多的善意回应。

    卖萌执法要有一定限度实际功效有待考量

    魏程琳博士认为,卖萌执法在实际操过程中要有一定的限度,其实际功效还需要考量。柔性执法能初步改善街头执法的矛盾,但根本上还需要建立执法权的权威。赵扬主任认为,执法水平的提升,执法人员队伍建设是基础,除了提升城管队员和协管员队伍的整体素质外,还要鼓励多途径解决占道经营等问题,综合推进城管工作,要落在实处,具体到每个路段、每个城管中队。对此,魏程琳博士认为,很多行政指令的落实力度差,这主要是末端治理问题,需要理顺体制机制。

    街头商贩仅20%属弱势群体执法过程要平等对待

    街头执法难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社会舆论普遍认为街头商贩是社会弱势群体。对此,曾经“卧底”体验街头商贩的城管队员桂文静说,在闹市街区的商贩,只有20%的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弱势群体”,社会大众用“弱势群体”的概念去定义这个群体是不准确的,群众对于这个群体的不正确认识也会让街头执法队员在执法过程中承受很多的压力和不当的指责。对此,吕德文教授解说,闹市街头商区,其资源是有限的,很多商贩是有限资源的占有者,与大众意义上的“弱势群体”无关。“执法工作不能戴着有色眼镜去执行,这与法治意义不符。”赵扬主任认为,城管队员在执法的过程中不能走偏了,不能基于对一个群体强势或者弱势的判断来进行执法方式的选择,执法过程要提升效率,必须疏堵结合、公正对待。

    吕德文教授认为,十八大以来,对于城市的系统化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城管工作是一项系统的社会工作,需要各个部门提供一定的资源保障“大城管”体系的有序运作。关注公共效率、维护公共利益,需要在全会树立法治观念,达到共治共享。

  • 责任编辑:毒菇酒拜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