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国家卫计委4月12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嘉宾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侃侃而谈。

    “舟曲泥石流时,许多人由于恐惧、失落、睡不着觉,患了抑郁症。后来北京一个中医发了一个方子,用黄花菜煮成水治抑郁症就没有问题,我调了两吨黄花菜,用了12口大锅熬黄花菜,一个人一个纸杯子,黄花菜一毛钱,纸杯子一毛钱,两毛钱,七千个单子,一人花了1.4元钱,所有的抑郁症都没有了。”

    刘维忠在介绍甘肃中医药发展和中医药对外合作方面情况时透露了上述信息。

    刘维忠在现场

    刘维忠还透露,舟曲泥石流期间环境温度特别高,当时第一任务是防疫。甘肃有一名中医发了一个药方,用黄豆、苍术熬成水,再撒滑石粉,就可以防疫。刘维忠称,他调用了12口大铁锅,熬黄豆、苍术水,实际药是一毛钱,纸杯一毛钱,第四天问题就解决了。

    刘维忠,1957年3月出生,甘肃宁县人,研究生学历,1981年4月入党,1982年参加工作,现任甘肃省卫计委主任。

    2011年10月16日,甘肃省卫生厅官网刊登其署名文章,推广“食疗吃猪蹄”、“黄花菜熬水”等疗法,引发争议。

    2012年5月23日,针对网友对甘肃省卫生厅官网报道的41名医务人员经过9天培训打通任督二脉一事的质疑,刘维忠在其微博上回应称,打通任督二脉并非武功绝学。同年6月,甘肃省卫生厅官网一篇文章称,刘维忠4月出席培训班开班仪式时提倡“在医院开展真气运行治疗”。

    2016年4月12日国家卫计委发布会实录

    地点:西直门办公区2号楼1层新闻发布厅

    主持人: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

    嘉宾:甘肃省卫生计生委主任刘维忠

    毛群安:各位早上好,感谢大家参加我们今天的例行发布会。我们今天的例行发布会特别高兴地邀请到甘肃卫生计生委的刘维忠主任,来介绍甘肃在健康促进以及中医药发展和中医药对外合作方面的有关情况。在提问之前,先请刘主任就有关情况作简要介绍。

    刘维忠:尊敬的主持人、尊敬的各位记者,我先介绍甘肃的医改情况。甘肃医改除了认真贯彻国家卫生计生委的要求和推广三明的经验以外,主要有这么几个特色。一是甘肃医改思路上突出减少病人的目标,把医改拓展到健康促进模式的改革,变改医院为改健康。去年有个记者问我,他说公立医院改革啥时候能把看病难、看病贵解决了。如果不减少病人,光靠改医院很难把看病难解决了,病人越来越多,有多少医生能够呢?

    另外,医疗和病人也是供给侧和需求侧的一个关系,之所以医疗行业不适合市场经济,换句话说,医疗是个市场失灵的行业,医疗不能当产业来做,但是健康可以做产业,比如说体育是健康的部分,就可以做产业,养生、药膳这些都可以做产业,如果不想办法减少病人,单靠改革医院,解决不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怎么才能减少病人呢?我们采取了五条措施:一个是大病调查和干预。从2013年开始,每年选择群众患病人数多、看病负担重的五种疾病,对患病原因和干预方法组织专家调查一年,第二年在全社会发动老百姓干预这五种病。比如第一年干预了五种病,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肾病、白血病,这五种病甘肃有1300多万人患病,这1300多万人患病人群解决了,“看病难”就解决了。比如说白血病。我们把这个写到农村“健康文化墙”上,再过两年甘肃白血病就少了,因为一个白血病每年要花费20多万,所以白血病少了,甘肃“看病难、看病贵”也缓解了一些。所以,每年调查五种,现在已经调查了三年,这是一个减少病人的办法。

    刘维忠:第二个是疾病的排序。甘肃在全国有特色就是搞了一个疾病谱排序软件,每个月排、三个月有多少人统计出来进行排队,全省把疾病谱每个月都排出来。疾病谱排序在甘肃作用非常大,减少很多病人。

    刘维忠:第三个是推广“村级三件事”,也是减少病人的一个方法。第一件事,我们用“一病一墙”的方式,比如糖尿病一面墙,我们发动农民种苦荞麦,多数糖尿病人吃了血糖就好了,用食疗的方法解决慢性病。还有高血压“一面墙”、高血脂“一面墙”,所以我们的“一病一墙”文化墙,人民日报发了一个评论“健康文化墙,犹如医生在身旁”,好多农民在墙上照相、搞食疗,提高农民的健康素养。第二件事,每个月天一下雨农民没事干了,村医把农民召集起来,互相交流一些保健经验,交流一些土方子,村医讲一些慢性病的管理方法,这是“健康三农”,在各个村都开展起来了,有好几年了。第三件事,我们通过招标,花了25元钱,给农民每户发了一个“保健箱”,“保健箱”里有一个盐袋子、有一个刮痧板、拔火罐器、体温表,给400多万农户一户发了一个,挨家挨户培训,现在基本培训完了。就一个盐袋子,农民把盐炒热里面加一些茴香、花椒叶治13种病,比如颈椎病、甲状腺结节、咳嗽、咽炎、腰椎间盘脱出、肩周炎、关节炎、胃疼等等,特别是治老年的前列腺肥大效果明显,农民把一些适宜技术就掌握了。对于一些小病我们提出“保健在家庭,小病在乡村,大病不出县”。甘肃农民健康素养提高了,这是减少病人的重要方法。

    刘维忠:第四是健康教育进家庭。健康教育进家庭、进学校、进机关、进社区、进农村,每年搞四十多场健康教育讲座,培训医生,医生看完病给病人搞健康咨询。我们在市县电视台免费播放健康养生节目,提高农民的健康素养,健康教育应该是医疗卫生最高境界。

    第五是健康促进模式的改革。健康促进模式的改革我们采取了许多措施,效果非常好,我最近去渭源县,住院率下降了16%,门诊下降了3%,所以健康促进模式改革让农民素养提高了。过去医生要增加收入,必须给农民多开药、多检查,现在我们在改革过程中,实行乡卫生院、县医院实行总额包干,比如去年增了一千万,今年农民得病少了,可能给你一千二百万,今年农民得病多了,可能给你800万,这样就能派越来越多的医生到农村入户搞健康管理,搞慢性病管理,搞预防。通过这五个减少病人的办法,落实了习主席讲的“公平可及、群众受益,改变医院趋利行为”的目标。

    刘维忠:第二个特色是医改方法上,我们提出了三句话,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居民健康,走中医特色的医改道路。举一个例子,比如2008年,我刚到卫生厅上班,一名患者上访睡在我办公室沙发上,对此进行思考后,我认为必须从用最简单的办法入手解决最基础问题才能让群众满意。后来我们采取了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就是医疗事故月分析会,乡以上卫生院每月都去召开一次一次医疗事故分析会,把医疗事故的案例拿出来,比如医生技术上出了什么问题,管理人员制度上出了什么缺陷,把医疗事故减少了40%。后来我们采取了一个简单的方法,卫生厅成立了患者权益维护处,市县成立了患者权益维护科、维护部,各个医院成立了患者权益维护站,患者有个告状的地方,我们设计了一个“四联单”,患者只要一告状,维权处就组织专家去评估,医院有问题就给你“四联单”通知,一联给医院、一联给卫生厅、一联给患者维权处,一联给卫生监督所。卫生监督所跟踪这个医院,医院得整改,医院不整改就给你记录不良业绩,甘肃省的哪个医院、哪个医生存在不良业绩,甘肃卫生监督所的网站上都可以直接看见,这个管理措施的效果非常好。

    刘维忠:另外,我们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解决医生开单回扣的问题,我们采取两个方法,一是从纪委借来一个警示教育片,乡以上医院必须每个月看警示教育片,时刻警醒着医生,慢慢他作风就好多了,谁拒绝看病就给你记不良业绩。二是我们设计了一个“防统方”软件,杜绝医生拿回扣。有一个医生统计处方,哪个医生什么药开了多少,拿企业回扣,把这个环节从源头上切断了,医生就拿不了回扣。我们设计完,在省二院试验的时候,一下子就发现了四个医生统一处方,后来他们也承认了。也可以倒着查,哪个医生拿了多少回扣,哪个药开了多少,最后这四个医生都给了个处分,最终解决了开单回扣的问题。现在大概还有几个环节没有解决,比如心脏支架不用统计,肾脏的导管、检验试剂、骨科耗材,这四个方面我们正在想办法,但是大部分的医生拿回扣的环节切断了,用这个最简单的方法。

    刘维忠:第二个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居民健康。舟曲泥石流的时候,许多人由于恐惧,失落,睡不着觉,患了抑郁症。后来北京一个中医发了一个方子,很简单,用黄花菜煮成水治抑郁症就没有问题,我调了两吨黄花菜,用了12口大锅熬黄花菜,一个人一个纸杯子,黄花菜一毛钱,纸杯子一毛钱,两毛钱,七千个单子,一人花了1.4元钱,所有的抑郁症都没有了。舟曲泥石流期间环境温度特别高,每天泥里冒出的气臭的不行,我就带领大夫干一件事,拿铁锨把冒气的地方压住撒了漂白粉。舟曲当时第一任务是防疫。有一个甘肃的中医发了一个方子,是黄豆、苍术熬成水再撒滑石粉就好了,我说这个便宜,就用12口大铁锅,熬黄豆、苍术水,实际药是一毛钱,纸杯子一毛钱,第四天这个就问题就解决了。

    第三个医改方法是走中医特色的医改道路。甘肃出台了几十条政策,全国医改五项任务,甘肃六项,加了一个中医。另外,给六个方法里头每个环节里都有中医,中西医一块儿搞。再比如甘肃省厅机关每个处四项任务,西医、中医、预防和计划生育,我说你不是西医卫生厅,中医西医要一块儿抓,每个处都在抓中医,甘肃中医特色医改就抓出来了。城乡居民吃中药都百分之百报销,引导他们吃中药。比如看中医是五块钱,看西医是六块钱,村医看西医6元钱,包括耗材,实际不赚钱,如果开一张中药方子赚5元钱,农民吃中药五块钱百分之百报销,就是引导农民吃中药。

    刘维忠:另外我们在综合医院有个等级验收标准,中医西医一块儿加了,所以甘肃好多西医院中医都发展得非常好,一些县级西医院加挂了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牌子,享受了中医院的待遇,中医院的床位是西医院的1.5倍,另外中医的挂号费也贵,我们省级名中医治疗费是32块钱,西医主任医是8块钱,中医没有检查,西医的检查费高,加起来就比中医还是贵。

    另外,我们省委组织部牵头,搞中医师带徒,全省选了1200个中医师傅,带3000个徒弟,前三年已经把3000人培养出来了,其中我们考核的时候,有30几个人考核不合格开除了,开除完了还有30多个。去年,省组织部牵头,财政厅、人社厅、卫生厅,第二轮的“中医师带徒”,甘肃的中医原来是17000人,现在有中医4万多人,所以中医起来了,中医事业起来了,产业也起来了。

    刘维忠:甘肃医改第三个特点,在医改的措施上突出监管。孙志刚同志去甘肃,他说对医院实行严格监管的就是甘肃,全国平均住院费、门诊费,这五、六年,除了西藏之外,甘肃最低。2014年国务院医改办统计,甘肃的平均住院费比西藏还低。所以,医改如果费率降不下来,老百姓是不满意的,通过监管把医疗费降下来了。2010年我去临夏问农民,我说医改现在怎么样,他不说不怎么样,我说投这么多钱怎么还不怎么样?他们说,你们投的钱都在乡卫生院涨价,给医生发了奖金了,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对我刺激非常大,后来我就回来想了一个办法,我说要控制医疗费用,开始用一个方法,“大处方点评”,点评是不合理的就处理,不到一个月就有医生找领导告状,后来我说不弄了,这个办法不行。后来我搞排队,四个排队,医生和医生排队,比如说抗生素使用量、营养药使用量、门诊输液人次占门诊人次的比例,排队前几名组织评估,不合理用药的就对医生搞处方权限制、处方权管理的制度,还要记不良业绩。比如我们省肿瘤医院排队的时候,有个大夫连续四个月抗菌素使用量全院第一,把他看过的病人组织专家评估了一遍,都用的最贵的抗生素,最后就把他副高职降成中级职称,全院通报,记不良业绩,禁止处方权。处理完了以后,省肿瘤医院平均住院费降4000元,抗菌素原来一个月最高是五万七千块钱,处理完现在最高的大夫一个月两万多元,全国上涨的价格,我们甘肃是下降的,五年我们处罚了五千个大夫,有的正高降副高,副高降中级,有的档案里有不良业绩,有的处方权监护,比如开的处方必须有另外一个大夫签字,有的处方权限制,有的吊销处方权,处罚了五千多大夫,所以甘肃的监管是个特色。

    刘维忠:比如说重复计费,有个患者找我告状,说我交了六万五千块钱,良性脑膜瘤手术,一天就没了。我打电话给院长,我说你是老虎机吗?六万五千钱一天就没有了。他说那不可能,那个病人说我能说假话吗?我说你回去查去,一会儿给我打电话说,二万五千元手术费这个大夫记了一遍,那个大夫忘了又记了一遍,五万就没有了。我说你回去,我把监督所所长叫来,你带15个人去这个医院把医疗过程看清楚,医院也不知道干啥。把全省医院查了一遍,平均重复计费省级医院每个住院病人700元,县级是1100块钱,我们查完,每个副主任带队开大会公布,处理了300多个大夫,甘肃重复计费一次性解决了,现在没有人敢重复计费了,这是很恶劣的问题,大夫工资再低,也不能重复计费,重复计费是等于把钱白拿走了,这是一个毒瘤如果不解决,医疗费下不来。

    刘维忠:第四个医改上的突破,在医改理念上突出预防。我们提出了管理机构下基层,疾控机构进医院,健康教育金家庭。

    第五个医改重点突出人才建设。甘肃省政府每年招5000多个医学院大学生到乡镇卫生院,乡镇卫生院原来17000多人,现在翻了一番,招了18000多人到乡卫生院,把人才问题解决了。另外甘肃搞亚专业分化,过去甘肃人才都跑到发达省去了,后来我们搞亚专业分化,比如除了一科、二科、三科、四科,只要这个专家成长起来,我给你成立一个科,原来两个专家一有矛盾就跑一个,我说这个科有什么值钱的,不能让专家跑掉,所以这几年甘肃卫生专家都不跑了,都留下来了。每年300人以上到国外进修,包括县医院的。

    第六个特色是突出中西医并重。

    第七个特色是医改的手段上,巧用新媒体,我们甘肃医改对新媒体用得比较好。谢谢大家。

    毛群安:刚才刘主任把甘肃在医改过程中的一些做法给大家做了简要介绍,甘肃这几年采取了多种方式,针对群众反映的一些突出问题,采取了有针对性的办法,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他们的很多做法在全国被很多地方学习借鉴。

    下面我们进入到提问环节,大家提问之前先报一下你所代表的媒体。

    中国中医药报记者:您刚才提到说甘肃有健康促进模式,能不能介绍一下什么是甘肃健康促进模式?有什么保障措施?现在成效如何?

    刘维忠:健康促进模式改革是省委省政府牵头抓的一件事,今年进入省委深改委的工作计划,建立督查室的督查内容,省政府也发了文件,主要还是为了减少病人,突出预防,突出健康教育。

    一是健康融入所有政策。政府规定,各市州政府也发了文件,政府要出台规范性文件,政府要实施大的项目,出台政策,由法治办做审查,不利于健康的大项目不能实施,不利于健康的文件不能发,不利于健康的法律不能立。

    二是国土、水利、建设、食药监、环保等等,围绕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建筑材料的污染、食品的污染进行定期监测、定期治理,把老百姓的健康环境做好了,病人少了,看病难就解决了。比如兰州市治理空气污染,原来是全世界十大污染城市,污染解决了以后,上呼吸道疾病减少28%,呼吸道疾病医疗费用减少了40%。再有,甘肃搞健康促进模式改革,各个县成立常年的体检队伍,有预防人员、医生、村医、疾防所的专干四个人入户,搞慢性病管理预防,然后体检,有健康档案,对得病的人,健康管理员入户的时候,比如体检完有五个高血压,就监测这五个高血压病人,半个月必须去一趟,提醒你少吃盐、少吃点咸菜、多走路出汗,把血压降下来,回头煮点青菜水把血压降下来,如果降不下来,吃点降压药,这样高血压不能变成脑溢血、变成心脏病,大病少了,看病难就解决了。还有一个就是搞支付方式改革,各级医院实行总额包干。还有对公共卫生均等化的做了一些改革,比如入户的健康管理员发一些补助,把这个做起来,这是健康促进模式改革,效果非常好。

    刘维忠:我最近去渭源,有一组数字给大家念一下。渭源县就诊率8.75%,平均的住院治病费用879块钱,下降11%,县级实际住院费用2986元,下降14%,农合1-2月份节约了206万,实际补偿率是64.77%,上升了6.14个百分点,门诊下降了3.57%,效果非常好。这是我们今年医改的一个重点内容,就是把医改变成改健康。

    毛群安:健康促进是我们深化医改过程中特别强调的,就是如何通过一些切实有效的方式方法来促进公众的健康。刚才刘主任特别强调,医改目标是维护公众的健康,只有减少病人,少得病、不得病,才能真正实现保护公众健康的目的。不同地方对于健康促进可以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把健康融入所有的政策不仅仅是个理念,更需要落实,需要各个相关部门把公众健康的危害降到最低。影响公众健康的因素,除了一般人了解的细菌病毒这些生物性因素之外,更多的是环境的因素、个人生活方式的因素,而这些因素对公众的健康有很大的影响,这些因素的控制不在卫生计生部门职权范围之内,甘肃的健康促进模式改革选准了方向。

    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我有两个问题想问刘厅长。一个是我们都知道,甘肃是中医药大省,又是我国“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就想问一下,甘肃是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战略来实现中医药发展的?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最近好多留学生在甘肃学习中医药知识,甘肃在推动中医药发展、中医药“走出去”方面目前的进展如何,存在什么问题,今后又有什么打算?

    刘维忠:甘肃在“一带一路”中医药走出去采取“以文带医,以医带药,以药带商,以商扶贫”。“以文带医”,我们在八个国家建立了歧黄中医学院,在俄罗斯、法国、乌克兰、吉尔吉斯、摩尔多瓦、匈牙利、马达加斯加建立了歧黄中医学院。现在培养二百多医生了,医生培养起来就要开中药,这些国家没有中药就把甘肃中药出口出去了,甘肃中药出口了,解决了一部分的贫困问题,甘肃贫困地方农民有些县50%的农民收入靠种植中药材,有的乡达到70%,有的贫困村达到90%。甘肃在四个国家建立了中医中心,在中医中心旁边建了牛肉面馆,我们叫中医加牛肉面,外国人到中医馆治病后,再吃牛肉面,吃完牛肉面谈生意,把相关产业也带出去了。

    一带一路部分国家,比如说乌克兰来了三十几个人到甘肃学中医,我们每年派中医药专家到8个歧黄中医学院讲课,给他培养中医。最近法国、俄罗斯几十个人到甘肃学中医,吉尔吉斯有8个学生在甘肃中医药学生学五年学历,来甘肃做中医治疗的也不少,我们提出口号,学中医来甘肃。

    凤凰卫视记者:最近卫生计生委颁发了一个医药限制令,讲关于加强肿瘤规范化治疗管理工作的一个通知。在这样一个限制令中,对国家几种药品进行了一个规范,比如说有优先选用的四个药中,关于两种疾病,它们都是治疗肿瘤的,在这方面甘肃有怎样的举措,应对这样一个医药的限制令,治疗肿瘤方面,甘肃有什么样的先进经验跟我们大家分享?

    刘维忠:凤凰卫视对甘肃中医的工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对我采访了20分钟,我放到微博上大概有700多万人点击,非常感谢凤凰卫视对甘肃中医的支持。甘肃对肿瘤的治疗采取了一个新的方法,搞西药中用的研究,用中医辨症的指导西药用药。比如头孢霉素,对湿热的病人80%有效,对虚寒怕冷的病人20%以下有效。比如说不发热的病人用抗菌素没有用。我们把西药变成中药的化学药,用中医辨症利用来指导西医用药。

    毛群安:刚才你提到加强肿瘤规范化治疗管理工作的通知,主要是结合多个部委制定的关于肿瘤防治规划,出台的肿瘤规范化治疗管理方面的文件,目的是要规范肿瘤的诊断治疗,特别是肿瘤治疗费用比较高的问题,这个规范的目的是要尽可能地用疗效比较确切的诊断治疗方法,减少肿瘤治疗中存在的一些不合理药物使用的问题。

    未来网记者:您刚才提到甘肃省医改的五大特色,请问这五大特色是否可以在全国推广?有没有这种复制的可能性?

    刘维忠:甘肃是个欠发达省,甘肃的人口占全国2%,甘肃的经济总量占全国的1%。甘肃穷省是用穷省的办法,但是有一点可以做,对医院实行严格的监管,这是很必要的,如果监管不严,医疗费用的不合理上涨对老百姓来说是不公平的。另外中西医并重,疗效好。我们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一位病危脑梗病人。通过中西医治疗,病人康复出院,已经上班了。从此医院大力加强中医治疗,中西医并重。重症监护室中西医联合抢救,后遗症少了,存活率高了,这个效果是非常好的,应该在全国推广一下。

    毛群安:甘肃在医改过程中注意关口前移,强调预防,对一些疾病进行筛查,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推广的经验。特别是对慢性疾病,早发现、早预防的效果很好,否则出现一些严重的并发症,治疗起来不仅费用高,而且对个人健康造成的危害有时候是不可逆转的。所以,甘肃在探索医改的过程中,他们很多的做法是值得其他地方学习借鉴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国家曾经提出过一个中医药发展规划,按照这个规划,我们甘肃省在建立民族医药健康产业区上有没有什么布局?另外,在鼓励社会资本进入上,我们现在有哪些动作?还有一点,我们甘肃省是如何去做关键技术开发和产业化上的规划的?另外还有一个比较技术性的问题,您刚刚提到说我们甘肃省如果提供中医药服务,医保是百分之百报销的,这个百分之百是如何做到的?因为肯定医保报销会涉及到很多博弈,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是怎么协调的?

    刘维忠:甘肃的民族医药,主要是藏医药,我们要求每个县医院都建藏医科。派人到西藏、青海进修,目前有20几个市县已经做起来了。藏药制剂全省调剂使用,药监局非常支持。关于民间中医药,甘肃将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通过考试纳入乡村医生管理,已有2000多人通过了考试。关键技术方面,甘肃开发了“智慧中医”平台,数据库内置了2000个名医验案,在村医中推广,有关省市村医用上了这个软件。甘肃也开发了一些疗效稳定的院内中药制剂,比如治乳腺增生的,应用就非常广泛。

    健康报记者:刚才您提到了手机版的软件,您觉得现在新媒体在甘肃包括健康促进,包括中医药发展当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刚才提到说把健康政策融入到所有的政策当中去,我也特别想就这个问一下您,其实在很多省,在咱们国家把“健康中国”列为国家战略以后,很多省卫计委就怎么样把卫生政策融入到其他政策这块其实是很犯难的,好像是一个比较大的槛,甘肃是怎么样调动到省委省政府这个大的支持的?您在这方面有哪些经验?

    刘维忠:新媒体这一块,甘肃做得还是非常好的。比如刚才我说的智慧中医手机软件,现在已经翻译成英语版、俄语版、法文版,并在吉尔吉斯、摩尔多瓦、法国这些国家推广。有一次全国出现血荒,我们联合腾讯公司开发了血液指数软件,每天公布血液指数,指导各市州相互调剂血液库存。定期给百姓公布用血需求,鼓励义务献血,解决了血荒问题。新媒体是很好的指挥平台,比如医改的时候,我们就应用新媒体平台开展县医院零差率销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毛群安:在卫生计生系统,我们号召大家重视新媒体的使用。特别是公众通过微博微信跟医务人员进行交流,对于患者获得医疗知识咨询或者了解医院的诊疗信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甘肃运用新媒体加强系统内外的沟通交流,发挥了非常好的作用,我们也在推广这些经验。

    中国人口报社记者:刘主任,我年前到岷县中医院看了一下妇产科的情况,他们大量使用了中医药妇幼保健方面的运作,今年又是一个压力比较大的年头,甘肃在中医药对妇幼保健支撑方面会有怎样的举措?尤其在使用西药和中药比较过程中,成本和效益的比较是什么样的结果?谢谢。

    刘维忠:解决妇产科和儿科大夫不足问题,甘肃的经验是在妇幼保健系统大力推广中医适宜技术。针对工作实际,我们在每个乡镇卫生院选2个妇产科大夫、2个儿科大夫,每人至少掌握了15项左右的适宜技术。通过学习和应用中医适宜技术,短时间内解决了妇产科、儿科人员能力不足问题。最显著的成效是,我们连甘南藏区的人均寿命都提起来了。中医和西医比,成本比较低,现在我们省的综合医院、妇幼医院都建立了中医综合治疗室,鼓励病人接受中医综合治疗,既降低了医疗费用,也缓解了医患矛盾。通过中医综合治疗,缩短了住院天数,提高了床位周转率,医院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

    中国县域卫生杂志记者:我曾经采访过一个江苏省县级中医院的院长,他认为中医院不得不向综合医院和中西医结合医院转化,请问刘主任是如何看待中医西化及中医院综合医院化的问题。还有,在县级医院的医疗体现之中,中医院的发展远远不及综合医院,请刘主任介绍一下甘肃省中医院的发展情况。

    刘维忠:我认为不管是中医西医,只要能为老百姓看病,就是好医生。甘肃的总体情况是综合医院、妇幼保健院、中医医院和乡村卫生机构都发展中医。中医院这两年的病人输液率下降了好多。甘肃有两个县级综合医院发展中医,解决了两个难题,一是中医整体便宜,把老百姓看病难解决了;二是中医体现技术劳务价值,把医生收入低的问题解决了。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老百姓得实惠。

    新京报记者:刘主任,甘肃在分级诊疗上面推行得怎么样?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周把鼓励医生开工作室,在咱们甘肃有没有考虑推广和鼓励医生开工作室的情况?

    刘维忠:分级诊疗甘肃省政府很重视,做得还是比较彻底的。为解决医生下不去的问题,我们采取了两个办法,一是提高医生下去以后的收入,专门下发文件,对医生进行补贴,现在甘肃将近8700人下去了。第二是我们照顾派出医院的利益,每年拿几千万,根据医院派大夫多少,给医院进行补助。

    中央电视台记者:山东疫苗案目前正在调查之中,我想了解有没有最新的消息?

    毛群安:免疫规划工作是预防、控制、乃至消灭传染病最经济、安全和有效的手段。通过国家免疫规划,接种疫苗,对可预防疾病的控制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件发生以后,公众对疫苗接种工作有一些疑惑,希望媒体还要多做宣传,加强预防接种相关科普知识的宣传,让公众能够了解国家的免疫规划,了解如果孩子没有及时接种应该接种的疫苗,对孩子今后的健康是有风险的。所以,也感谢前时间新闻媒体根据权威专家提供的信息,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目前我们从12320热线接受公众的电话咨询看,仍然还有一些群众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困惑或者质疑,希望大家通过我们媒体的解读,让群众了解预防接种相关的知识,尽早地按照医生的指导接种疫苗。

  • 责任编辑:tm211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