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改进展不大”道出了公众心声

    文章来源: 东北新闻网发布时间: 2014-03-10责任编辑: 申罡放大缩小

        对于医改,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语出惊人,表面看医保覆盖广,覆盖率越来越高,这在全世界是很好的范例。但衡量医改的成效标准有仨:一看病贵看病难是否解决?二医患关系如何?三医护人员积极性是否提高?从这些看实际上医改进展不大。(310日《京华时报》)

      随着医保覆盖面越来越广,居民参保率越来越高,公众或多或少都能从中受益,这是肯定的;但是,医改成不成功,显然不能仅局限于医保的兜底。钟南山院士提出的三点标准,其实主要的问题就是患者和医生的利益保护如果两者不是疾病面前的“战友”,反而是金钱面前的对立“敌人”,医患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想想看“走廊医生”,本身应该是改善医患关系的典型人物和典型做法,最后却被自己的医院和同事所抛弃;所为之何?利益也。

      医改的核心命题就是要调整利益关系,一方面让患者看病不再那么难那么贵,另一方面也让医生不那么累收入不那么低。要解决这个问题,光靠下发文件让医患双方签订不收不送红包协议之类的东西,连原卫生部的老部长都觉得是开玩笑。直面现实,钟南山院士道出的“医改进展不大”现状,首先需要正视。

      去年底,有关部门对基层医改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90%的群众反映看病方便了,超过80%的群众反映看病便宜了。可就在几日前,零点调查集团公布的结论却是“新医改阶段性成效不明显”。因为,超九成被访者认为看病费用仍居高不下,87.4%的人表示看病更贵了;超八成公众表示目前看病难,57.5%的受访者甚至认为现在看病比以前更难。

      几乎完全相反的调查结论背后,匪夷所思又空虚无聊;钟南山院士的“医改进展不大”道出了公众心声,道出了公众期盼。要让医改真正迈开大步往前走,最重要的也许有三点:一是有效约束各种权力——比如遏制药品集中招标中的权力寻租;二是真正加大财政投入——医药分家为何难,看病为何贵,归根到底还是财政投入太少;三是积极借鉴先进经验——比如港式医院的经验,比如社区医疗的经验。

      公立医院是一个很特殊的单位,首先要做的就是去行政化,减少行政干预,加强权力约束;现如今,虽然活儿都是医生干的,但是普通医生在医院的地位,远远不及行政后勤等部门,这和大学的行政化与教授地位的式微,几乎完全一样。去行政化,是医改最应该啃的“硬骨头”;然后就是要加大医疗投入,增加医生的福利待遇,引入患者评价机制,对敷衍塞责与寻租拿红包者,一票否决零容忍。

      当然,还应让医疗资源分配更为均衡,不让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大力发展社区医疗,增强社区医院硬件和软件配置,培养患者小病去社区的就医习惯,建立居民健康档案制度和居民大病转诊机制。具体到大型公立医院,则应借鉴港式医院经验,用预约制让医院不再像车站般拥挤,用先看全科后看专科避免有病乱投医,用全科门诊打包收费避免大处方大检查,提高服务保证每个病人就诊时间不少于十分钟,为医生购买职业责任险使其更专心问诊……

      医改不可能随随便便“自动成功”。“医改进展不大”,固然因为医改之难,但也因决心不大;改变现状首先要不满于现状,如果仍旧沉浸于医保覆盖增加带来的沾沾自喜之中,公众的不满和期待,又焉能转化成医改的动力?

  • 责任编辑:tm211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