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吕德文:给农村光棍生活找“奔头”

    2015-05-15 02:35:00环球时报吕德文分享
    参与

      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的《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由于我国出生人口的性别比一直过高,产生了年龄梯度和城乡差别之间的婚姻梯度挤压,使得“剩男”多集中在贫困落后的农村地区;而“剩女”更多集中在城镇地区。

      有报告认为,到2020年我国光棍数量将达到3000万-3500万,剩女数量也持续增加。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主要是人口性别比失衡和城乡二元结构。即在婚姻匹配中,城市男性往往占据优势,可以在更大范围内选择配偶,反过来让城市女性丧失了择偶优势,在城市制造大量剩女;而农村男性,尤其是贫困地区的男性,在择偶过程中处于劣势,在女性适婚人口相对较少且大量外流的情况下,很有可能成为光棍。在性别比和城乡二元结构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的情况下,农村光棍和城市剩女大量存在的状况就会长期存在。

      农村光棍和城市剩女虽然都是未婚的适龄人口,但两者在性质上有本质不同。通常情况下,城市剩女受教育程度和经济独立性都较高,是出于职业发展和追求自我价值实现而推迟结婚的,她们不是社会弱势群体,也不是社会问题。但农村光棍却是社会问题,他们一般家庭贫困,或身有残疾,在婚姻竞争中是失败者。这一群体较为庞大,社会压力较大。尤其应当受到重视。

      与同年龄段的已婚青年相比,光棍是村庄生活中的自暴自弃一族,这主要表现在:光棍容易丧失积累财富的雄心,其生产活动往往以最低生活开支为标准,只满足于现时消费;不少光棍游离于村庄人际交往外,也不会积累其社会资本,因而也不易获得生活机遇;由于陷入“无后”的恐慌之中,光棍的精神生活不够充实,再加上长期缺乏正常人际交往,其中一些可能是农村隐性的精神疾病患者。

      从根本上说,光棍问题的解决有赖于人口性别比的治理和城乡一体化的推进。但在短期内,可以采取一些政策措施来缓解光棍问题带来的社会压力。当务之急是要给年轻的光棍出路。地方政府可以为光棍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并通过职业培训等措施鼓励其向城市流动。这样一方面可以缓解地方性规范给他们带来的压力,让其意识到生活仍有“奔头”。另一方面,城市生活可以带来更多的价值选择,充满了各种生活机遇,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潜能。▲(作者是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

  • 责任编辑:毒菇酒拜
  •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 评分: 1 2 3 4 5

        
  •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